【调查】被动元件跌幅20%未触底!6月或更严重,靠小终端救市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7

  “价格已跌到正常水位再下探20%了,真正黑色的6月还未到来!”“今年一整年都会是降价和清库存,目前还看不到乐观的增长面。”

  记者通过渠道调查获知,电容电阻降价底线还难以在Q2明朗化,而更具杀伤力的那波“僵尸”可能会在6月来袭!(本文被动元件更侧重MLCC产品分析,窥一斑而知全豹。)

  4月初,业界传出微软因MLCC库存水位过高、四处询问代工厂的消息。事件的起因是,2018年上半年,因被动元件紧俏,原本让代工厂负责买料的微软,决定亲自出面采购,不料下半年市场大反转,微软成了接盘侠。

  

  事实上,跟微软一样处于“吃撑”状态的厂商还很多,被动元件的原厂和代理商库存积压更为严重。

  某被动元器件代理商告诉国际电子商情记者,从2018年Q4到2019年Q1,代理商库存均处于历史最高水位,随着Q1逐步释放,价格也呈阶梯式下降,尤其春节过后一股生猛的释放力度,直接将价格下拉至涨价前水位还要下探20%。

  对于价格何时触底,目前没有人能做准确的判断。

  “原厂在释放库存,就意味着价格还会下降,我们希望Q2能回归正常,但是不敢做判断。”一个渠道商表示,去年涨价最为凶猛的用于比特币的那几颗料,目前价格已下拉10-20倍,是涨价前正常价格的0.3-0.5倍,用于无线充电产品的NPO MLCC也跌到了正常水位以下。

  记者从代理商获得消息,从去年Q4开始,代理商的采购成本已经高于销售价,目前都在亏本甩货。如何缓解这种压力?

  “当务之急,是维护好原有大客户的出货比例,它们的需求稳定,很多是之前已谈好的季度价格;其次,积极开拓中小客户,这些客户之前没拿到库存,现在成为消化库存的主力军;剩下的库存随行就市,销往现货市场。”该代理商说。

  可以预见,今年全年代理商都将处于“吃进去,再吐出来”的状态,那些在行业内经营多年的代理商,一般不会把风险放在一个篮子里,而近两年才进入的囤货商,因为没有实际的客户需求,风险就会很高。

  

  当然,其中也不乏一些“睿智”代理商,不看短期的盈利,在缺货和高价位时,优先选择保护重点客户,反而在这个点起到了正面作用。

  有渠道商告诉国际电子商情的记者,目前,大代理手上都积压着以亿(元)为单位的存货,华强北某代理商屯了2亿某台厂的库存,正在紧急寻找买家。

  更有渠道商预计,当前20%的降幅可能还不是最低谷,6月的降价幅度或许会更猛!

  日系、台系等原厂的定价策略,直接影响代理商的库存和出货策略。

  有渠道消息透露称,2018年Q4,很多原厂看到环境不好了,就出一个捆绑策略,让代理商继续拿货,即便如此,代理商拿货量也缩减了一半。

  

  来自渠道的消息显示,原厂对市场会有一个整体的价格管控,代理商的售价不能太低于此价格,因为原厂也不愿自己的产品贱卖。

  代理商的尴尬正在于此,不能自己定价,也不能等手上的货消化完再去拿货,因为他们跟原厂签订了长期的供货协议,每年有销售任务,可见,目前的出货压力,多在代理商这里,去库存要等到Q3。

  当然,也有代理商认为更多的库存在原厂。记者判断,这是代理商立场的不同所致,存货不多的代理商,会认为压力在原厂,而存货过多的代理商,会认为压力在自身。总之不可一概而论。

  有代理商就认为,自去年9月被动元件供需大反转后,代理商停止了向原厂大幅度订货,加上获取信息的速度慢,原厂完全去库存预计要到Q3。

  “这么多年来,原厂按照环比增速扩产,导致最终的产能比历史更大,”某代理商强调,现在积压3个月,跟以前积压3个月,完全不在一个量级。

  更为严重的是,市场虚假需求造成原厂扩产计划的误判。以前客户有多少单,就下多少单,但在缺货和涨价的情况下,代理和终端会以2-3倍甚至10倍的量去下订单,有的代理同时向多家原厂下单,造成原厂排期拉长。

  目前原厂库存大约是3个月,但这3个月库存,是在以前基础上的复合增长得到的库存,体量庞大,消化起来不那么容易。有业者判断,代理商、OEM有望在Q2实现去库存化,但原厂很难。

  原厂库存的高企,自然影响到定价策略。“村田、TDK日系原厂会以跌出正常水位5-10%的标准定价,村田对市场和渠道管理一直做得很好,缺货时也没大涨,但今年迫于行情降价5-10%,国巨、华新科技的降幅就更大,20-30%都正常。”某代理商表示。

  从交货周期来看,缺货高峰期的交期,高达半年(24周)到一年(48周),而现在一般是4周,紧缺料需要8-12周。

  记者获悉,目前市场仍存在少数“紧缺”料号,如军工料,当初没有出现缺货,原厂也没有把重点放到这些型号,导致目前稍微紧缺,交期比常规料要长。除此,少数几颗高容值的MLCC的产能依然不足,交期也会更长。

  

  造成原厂库存积压还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原厂机台根本停不下来,受扩产计划所累,新购买的机台不可闲置,缺货高峰期到来时,原厂的扩产计划为15-20%,目前这个数字已下调到5-10%,但在大基数上扩产5-10%也非小数目,加上Q1淡季终端需求疲软,如此恶性循环,难出漩涡。

  

  上述表格为四大原厂2017年-2018年的扩产计划,这些计划落实到生产的时间点恐怕就在2019年,比如太阳诱电新厂2018年底完工,2019年3月启动生产……这无疑有增加了代理商的压力。

  “原厂体量太大,船大难掉头,都是代理商冲在最前面。现在,代理商的屏障也破了,只能等待原厂出策略救市,但预计原厂出策略会很慢,即便有应对策略,也很要到Q4才会见效。”某代理告诉国际电子商情记者。

  去库存化,只能依靠需求端的拉动,“一些小终端在去年根本抢不到货,但现在它们成了消化库存的主力军!代理商和OEM厂商很多库存都流向小终端,去年被我们伤害了的小客户,现在都要想办法维护回来!”一位代理商透露。

  随着市场急剧反转,终端客户对代理商的竞标时间,也由半年到一年缩短到一个季度。从去年Q4到今年Q1,行业重新定价,面对N家的报价单,终端客户有很大的选择权,在价格不断变化的当下,没有客户愿意再签一年的合同。现在的客户,除了看价格,还要看供货的稳定性和技术支持的力度。

  去年,很多中小厂商因为缺货而倒闭,阻容缺货致使他们的成本提升了30-40%。对此,有代理商指出,这是一种结构性的淘汰,如点读机、儿童手表等需求较弱的产品,淘汰是自然的事。代理商、贸易商目前还未出现倒闭的现象,但不排除Q3会出现,其中较为严重的是缺乏被动元件客户基础的混合型分销商或炒货商。

  尽管小终端在短时间内帮助消化一部分产能,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很多代理商寄希望于“遥远”的未来,比如5G、IoT、互联网汽车以及AI。

  有代理商表示,5G对被动元器件的需求大约比4G多出两三倍,当前原厂继续扩厂,也是看到未来5G的利好。

  

  除了5G应用如手机、汽车、IoT、基站等对被动元器件的需求增加,5G还会带动周边配套产品的更新换代,这些美好的愿景多少能赶走一些阴霾。但代理商也清楚,现阶段靠5G来清库存不太现实,因为5G普及商用还在两年后。

  回顾过去,2010年也爆发过一次元器件缺货和涨价潮,相比2010年,2018年涨价幅度是2008年的十倍,但2008年的利好在于,当时智能手机的出现,大力拉动了0402和0201等小型化产品需求,当时原厂将产能加到2倍,智能手机周边配套产品如Wi-Fi路由器在2012年之后开始普及,这些无形的配套产品,也帮助消耗掉了很大部分产能。

  目前“去库存”的困局在于,未出现强有力的新的终端拉动,这是当前原厂和代理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  在竞争格局上,未来,高端市场如智能手机、车载、工业、医疗等应用领域,依然会以日系为主导,它们的重心在提升产品价值,做产业升级变化。而台系和陆系在中低端市场的竞争会更激烈,部分台系和陆系原厂也有朝着高容值产品研发的苗头,预计能给其带来一些利好。

  这场由日系原厂转产带来的结构性缺货,在部分原厂及囤货商的“运作”下让真实的需求无限虚拟化,酿造了被动元器件库存20年难得一遇的“惨剧”。

  可以预见,2019年全年原厂和代理商都将在“清库存“中度过,Q3会是原厂、代理商“去库存化”的关键转折点。从应用拉动来看,未被缺货拖垮的小终端因祸得福,成为低价消化库存的主力军,5G、IoT、互联网汽车和AI则鞭长莫及难在短期内贡献力量。不过,据记者判断,大多数的原厂和代理商并不会因此造成亏损,最多是将“吃进去的,再吐出来”,在“陡升”与“狂降”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!

  

猜你喜欢